• 灵妻动人,皇家第一妃

    绿依

    异界已完结754900

    他是天平上国出了名的纨绔子弟,无恶不作,臭名远扬…… 她是天平上国出了名的刁蛮公主,骄扬跋扈,众所周知…… 但他也是高深莫测、神出鬼没、扑朔迷离的至尊剑剑主…… 而她则是深藏不露、行踪诡异、身世成谜的驭水灵女…… 国宴上,她指明要嫁给他,本来只是想挫挫某个狐媚子的锐气,谁知就此赔上一辈子。 他说:嫁给我,等于进了坟墓。 她说:娶了我,等于下了地狱。 然而结果却是…… “

  • 高干:攻亲不备

    眠去巫山云

    东方已完结324800

    {四海阁}爱是天时地利的迷信 唐少觅很强大,如同开了挂。只是差点变成错开的桃花。第一次醉酒,她被他强吻。宿酒后的同床共枕也从第一次变成第二次、第三次。 少觅经典语录:伟大爱情的开始,总归得有一个先耍流氓。你没爱情,可能就是你不懂耍流氓… 听到他订婚的消息,她咬着纸巾在家哭了一夜。在同一座城市,在同一片天,他们却在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,或者只有在记忆里,在梦里,才回再有交集。

  • 婚内燃情:老公,早上好

    妖妖仙儿

    东方更新中2177500

    “乖,就生一个!”新婚夜,她被富豪老公抱在怀里,轻轻哄骗, 莫小北捂紧睡衣,拒绝履行夫妻义务! 明明说好假结婚, 为什么变成羞耻地延续血脉? ……婚后,老公热情如火, 她软声撒娇:“老公,我要休息!” 章伯言合上文件,轻笑一下,“抱你回房间休息,嗯?” 五分钟后,莫小北握拳流泪,“不是……和你一起休息啊!” ——谁说章伯言是禁欲系男神?骗人的!!! 他明明就是

  • 新娘24小时:老公,我不做替身

    懒疏狂

    东方已完结359700

    无限好书尽在阅文。

  • 明星帅哥的大婶经纪人

    木唯惟

    东方已完结278500

    本文轻松,搞笑,心动,暧昧指数不断!阿嬷卷发,长长的碎花裙主妇大婶金彩熙,到底多少异国明星美男与她发生绯闻(日韩风来袭啦,finhting!) “故意伤人犯,我饿了,故意伤人犯,过来帮我揉揉肩膀。”银白色长发的田井瑾抱着吉他,勾了勾手指头暗示站在一边的金彩熙。

  • CEO先生,签字结婚!

    二十九

    东方已完结426900

    (已完结)被她拦住,他大怒:“你对每个男人都这样?” 她不说二话,动作利落把他搞定了。 次日,他的女人寻上门:“他要和我订婚了。” 她莞尔一笑:“噢,他都和我结婚了。” * “听说我们结婚了。” “不是听说。”某女笑得如狐奸诈,给他丢上一纸婚书:“瞧,咱们真结婚了!” 看着那熟悉的笔迹,某大总裁悲催地发现,自己果真被结婚了! * 要驯服多金、帅气、风流又狂傲的

  • 倾世田缘,残王纵妻无上限

    枇杷花开

    异界已完结443300

    衣衫褴褛、面黑肌瘦,二次投胎有风险,叶蓁不挑。 “把这些洗了,不听话,剁了你给小青当点心。” 可上来就被抓去洗尿布。这是闹哪样? “都要擦!哪儿都不能落下!” 奥,会长针眼的好吧? 想走? “给她一颗仙鹤来。”扔出一颗毒药,某男表示只有他威胁人。 叶蓁:“我说…我什么都说。” 但为小命故,什么都可抛,鸟不拉屎的山沟沟里没准还能淘到金呢。 脏?忍!累?忍!坏脾

  • 冷妃嫁到,爷闪边去!

    筱苡

    异界已完结209900

      喜欢不喜欢,爱不爱,跟能不能在一起,其实是三件不同的事情。   他说:“为何,我怜你,疼你,爱你!你却爱上那个哑巴!”   她说:“我从未觉得我会爱上任何人,直至遇到他—暮尘。”   他为她,受尽千夫所指;她为他,金戈铁马,剑指天下;   她是来自现世的首席杀手,死,对她而言,本就宿命。   第一次初见,她陷于计,他故中计,被夺处子身。他不识她。   第二次再遇,朝堂之上,她袭鞭而上,

  • 逃婚俏伴娘(全+已出版)

    涅槃灰

    东方已完结1015800

    本文已经签约出版,属青春版‘珠光宝气’,情感真实度100 %的富二代和灰姑娘的曲折爱情故事,一本值得收藏的总冠军佳作。 这是一本花样迭出的都市偶像剧,一个充满浪漫气息的现代灰姑娘传奇,作者通过细腻的情感堆砌,爆笑幽默的对白以及步步惊心的商战硝烟,锻造出了情感真实度100 %的青春小说。 --------------- 撒花:本文得到了‘第二届华语言情大赛’的总冠军 本文获得了‘

  • 亿万总裁太情深

    天下倾城

    东方更新中99200

    “祁朔扬——” “很好,记住这个名字。”男人强势的压着娇小的女人。 无尽的黑暗,冰冷,暧昧,以及,无尽的温暖。 消失多年的奢侈品天使赤心再次出现,她被他带入肮脏的权势之间。 养父突然去世,留下巨额债务,为了让美国的哥哥继续念书,她将自己交给了恶魔。契约签订,是玩物?是情人?还是被报复的女人? 法院宣判,她无声的跪在地上,耳边,是祁朔扬的声音—— “杀人犯的女儿,只能待在监狱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