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孤女种田发家史

    孤独雨的眼泪

    异界更新中375700

    穿越到一个孤女身上,方晨比别人更想要有一个家,但是,在连自己都养不活的时候,她该怎样去经营自己的家呢?想有一个家,嫁人是方晨想到的最好办法,于是的,方晨给自己找了个媒婆。 虽然看中的人家已经破了产,家无分文,但是她方晨看中的是他的人,而不是他的家世,别人都认为这嫁给他不值,但方晨都没放在心上,毅然的嫁给了五谷。嫁给他,不仅是嫁给他这么一个人,等于是嫁到他家,同是一家人,她不得不管,于是的,方晨担起了养家的责任。 婚后,方晨又开始

  • 毒医风华,盛宠太子妃

    上官青紫

    异界已完结933900

    传闻她是明王府最卑贱的妾室所生,天生丑陋,卑污不堪。 她一朝被杀,却在泥泞之中离奇重生! 21世纪的医学鬼才穿越而来,高调重回明王府报仇—— 王爷渣爹的下场是疯 白莲花嫡妹的下场是死 蛇蝎王妃的下场是残 他俊美无俦冰冷沉默,是大齐王朝最尊贵的皇子,屡战屡胜的战神 传闻他嗜血嗜杀,传闻他克母、克弟、克妹,传闻他的王府里没有女人,因为女人肉嫩,他和他的铁甲卫俱

  • 嚣张蛮妻,夫君等着瞧

    灵婉兮

    城市已完结353600

    (全本,放心入坑)更多精彩文,点击↑其他作品 这世上什么事都有。 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女子, 为救妹妹女扮男装勇闯变态宫殿。 好吧,她这高度这力气的确不能算小女子, 但就算没有勇气可嘉的奖励也不该让她从此沦为某人的女仆吧? 啥?还有三‘陪?陪吃陪喝还要陪睡?! 不行,本姑娘可不是吃素的,姐不发威真当我是病猫啊! 哼,等着,真以为姐是好欺负的吗? 终于在某个夜

  • 二嫁:丑颜弃后怒休夫

    北漓夜

    异界已完结229200

    【由原创吧拔剑后宫出品】她堂堂幻云阁的冷魅杀手,被敌人暗算,一场爆炸,竟将她带回了没有历史记载的古代,而且,她竟穿成雾之大陆东晋国右相的小女儿,还是最不受宠的女儿,并且从小便冠以“丑颜” 而且待她刚及竿,她那野心勃勃的父亲竟逼迫还未掌握政权的皇上娶她为皇后。但是那个皇帝竟对她格外的温柔,让她那冷淡的心也逐渐温暖了起来。却不知,她只是他掌握政权的棋子,最后还冷眉说她只是个“丑妇”,还将她送给了逍遥王 原本以为细心呵护她

  • 前妻要翻牌

    再笑倾城

    东方已完结192500

    不过陪少主人玩耍,戴了一张面具而已,怎地醒来却变成他的女人!又失了心。 身为女佣的她该与他将这个秘密告诉他吗? 可当他知道那晚的女人是她时,竟怒骂她妄想飞上枝头,甚至想用支票买断她的亲情! 当看到他亡妻的照片与自己的相似时,她终于晓得自己的存在是什么了。 在差点失去孩子时,她果敢的不再回头。 再见面时,他却轻声的说道:“回来吧!” 往事在目,她该再踏入他的国度吗? &

  • 医手遮天,毒女猖狂

    冷樱紫冰雪

    城市已完结466000

    俗话说:女追男隔层纱,男追女隔层山。 可此女不好追。 爱她宠她一个都不少。 还要赔上自己的身。 水冰寒身为二十一世纪的异能少女,却因某男而送到异世大陆。 送就送嘛,可为毛自己还在娘胎里啊!还是个丑女! 这也就算了,虽是全系天才,谁知修炼困难,也是世间罕见的“废材” 故然被嘲笑是草包、废材,那能

  • 冷王追爱,神医王妃有点坏

    上官青紫

    异界已完结1018300

    她是开国大将军沈达的嫡次女沈叠箩,也是金陵城中人人都惧怕的将门霸王花,却因跟皇家公主们打群架被殴打致死命丧黄泉。 她是前线作战部队的御用王牌军医,却在执行特殊作战任务时为保护伤员而壮烈牺牲。 一朝穿越,她的灵魂重入恶女沈叠箩之身。 恶女重生,本不打算再继续作恶,奈何总有几个不知死活的人来挑衅她 那就去他的贤良温婉,去他的三从四德,姑奶奶就让你们看看,什么叫大写加粗的纨绔少女!

  • 重生空间之光荣军属

    唐建蓉

    东方已完结3579600

    本文已完结. 前世,她相信夫荣妻贵被榨尽最后一滴血后赶出家门,今生,她自娘胎里开挂修炼只想自身强大虐渣,前世迟到的兵哥哥却提前将家传宝玉挂到她脖子上:这一世,我绝不放手!

  • 追妻令,王的倾世溺情

    花為伊人開ゞ

    异界已完结261200

    (全本完) 【我愿倾尽毕生所有,换你一生欢笑无忧。】 十岁之时,生母离世; 失了庇护,她遭百般欺凌; 被推入湖,再睁眼时,双眸清濯宛如新生; 当灵魂易主,一切都脱离了原本的轨道。 * 失了父亲疼爱又如何,她依然活得风生水起。 斗姨娘,她必要将这傅家闹个天翻地覆; 让那两姐妹吃尽苦头,悔不当初; 然后…拍拍屁股走人! * 他曾夜探傅

  • 流鱼无恙

    Hera轻轻

    东方更新中162500

    「逆水流鱼,不死不休」 那年,她20,他21 他将她压在练习室的地板上表白 她反问他:“你更喜欢我,还是更喜欢街舞?” 那年,她27,他28 她将他堵在酒吧的过道里撒酒疯 她对他说:“你可以不再爱我,但你不能放弃街舞。” 彼时,他一头脏辫,满身辉煌 后来,他敛去锋芒,隐隐于世 滕翊原本以为,当他卸下盔甲,从此舞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