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东方 002 芳飞蝶幻灭

002 芳飞蝶幻灭

002 芳飞蝶幻灭 明玉1314 1209 2017-12-24

  他也许是感知到了疼,也许是听到了女人的叫声,这才转过头来,空洞无聚焦的蓝眸子像被浸在浑浊的水中,然后不等汇聚到女人脸上,他却又垂下眼睑,涣散的眸光扫过青肿不堪的手臂,数不清的针眼布满了整条胳膊。

  然后这才抬起眸子,一瞬不瞬地瞅着破布娃娃似的,被正在蹂躏的女人。

  女人的脸被汗湿的黑发丝丝缕缕的缠绕,鬼一般惨白的脸,轻颤的躯体像站在凛冽寒风中枝头的蝶,瑟瑟抖动,好像随时会摇摇欲坠失去生命的华彩。

  她的喘息声愈来愈弱……

  草篮子四分五裂,散落一地的鸢尾花如同没有生命力的紫色蝴蝶,静谧而安详地等死,它们释放最后一股奇幻神秘的香气,沾染着女人血的花瓣落在少年的眼中,妖艳至极。

  伴随着淫.荡笑声的还有讥嘲的话语,他们像是松了一口气似的,肆无忌惮——

  “这小子什么来历,竟有人出大价钱让我们囚禁了一年之久,不可以直接弄死,却要弄成个傻子。”

  “指不定他的族人得罪了谁,成了痴傻之人比死了大快人心。”他们知道,这个小子的来历绝对不简单,这也是这一年多来,他们丝毫不敢松懈、严加看守的原因。

  有个男人朝少年吹了一个响亮的口哨,只见少年呆呆傻傻地坐着,还保持着刚才那个动作扭头向这边看着,深蓝眸光却空洞的如两口枯干的井。

  “别说这小子长得还真他妈俊,那幕后的主儿弄了个如花似玉的家庭医生给他作陪,兄弟们眼巴巴地馋了这么久,眼珠子都快掉出来了,今天终于可以尝到滋味了。”

  这个十分粗鄙的男人说完,野蛮地匍匐了一下身躯。

  其他男人也毫不示弱……

  女人又一阵抽搐后,晶亮的眸光像罩了一层灰色的墨,幽弱极了,依然瞅着少年清瘦却俊逸的脸,微张着嘴巴似乎想要发出一些声音来。

  鲜红的血顺着垂落的手臂溅起一朵又一朵妖娆艳红的花,阖上的双眼只剩下两条如翼的剪影,纤白的肌肤被团团淤青覆盖像被人扯碎又整合的玩物。

  手机铃声划破男人们粗喘的声音,众人在头儿的示意下一静。

  “住手,财神爷又改主意了。”

  那个头儿接完电话后一声低喝,“咚”的一声,肉体砸到地面上发出闷闷的声响,一具惨不人睹的身躯在灯光下格外的凄美。

  男人们悻然离开,铁门从外面锁住,封闭的空间死般寂寥可以听到针落的声音。

  没有生机的紫色鸢尾花点缀般躺在一丝未着的女人身躯旁,她如同被摧残过的折了翅膀的天使,美的惨烈。

  鸢尾香之气浓过血腥之气,在空气凝结……

  好闻的气息被少年深深地吸入肺泡中。

  “过来。”他低哑的嗓音扬起如同陈年的红酒醇厚醉人,勾起的唇角带着蛊惑人心的浅笑,邃蓝的眸子像黑夜中兀自发光的蓝宝石亮得有些吓人。

  女人一动不动。

  “过来!”嗓音由低哑陡然提高,不难听出带着一丝不悦。

  窗外的弦月忽然被乌云遮住,风来的又急又狂,透着凉寒钻进木板的缝隙,地上的鸢尾花被掀起舞动空灵的身姿,像一只只紫蝴蝶用最后的生命力曳动末了的舞步。

  只是,静躺在地上的女人没有穿白色的裙裳,没有配合这一刻的优美,可她却冲着他微笑,红唇翕动,甜软的声音如同滴进他嘴里的血液,纯净的气味是鸢尾花的芬芳,渗进他身体的每一个细胞,埋藏进骨髓里……

  一记响彻天际的雷声击破眼前亦真亦假的梦幻——

  “啊——”一声困兽般的怒吼歇斯底里,他如同一只疯狂的狮子扑了过去,紧搂住女人冰凉的躯体,前所未有的恐惧、红的血、紫的蝶将他打入无尽黑暗的深渊……

  梦,彻彻底底地碎了。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指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