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异界 第四百四十六章 【番外】:相思引,唯愿君心似我心(33)

第四百四十六章 【番外】:相思引,唯愿君心似我心(33)

  “落落,我送你到我家,你别担心。皇上他们不会有事的……”

似是看出,相思眉宇间的愁思,南宫绪一语安慰道。

相思不语,垂头思考着什么事情。

南宫绪也不逼她,算着这个时辰,不出意外的话,皇宫也在激烈争斗……若是寻常,他们也不能确定,不过就在不久前,有人传了信息过来。

那人是谁,无人能知。

只知,他无比确定的告知,那些人确实选在这一日,事实证明过来……看着相思,南宫绪也不想她留在宫里,因为考虑到,这一日的重要。

若是那些人,真的打算谋反,君天赐又怎不会在里面?!

原本,花轿里也不是相思,而是寻人代替,让相思留在宫里,后来相思坚持上轿,考虑到关于君天赐,相思看到他,带着谋反的人出现,定是伤心。

于是,才同意让她亲自来,出宫避开。

“绪哥哥,我想回宫……”

突然地,相思抬眸,定定落下一句。

南宫绪微愣,下意识想要拒绝,相思已是提前道:“我知道,你们都怕,我看到君天赐伤心。但是,我不会了,真的不会了,父皇母后皇兄,正在皇宫里对抗,我是一国公主!这个时候,理应跟他们在一块……”

其实,相思也不明怎么,心在这一刻,改变了主意。

或许,只想让自己死心。

只有亲眼看到,才能灭了最后一丝希望,南宫绪也不知,是不是辩解了她的心意……最终,带着相思骑马,赶回了皇宫,对于百姓们而言,这一日是大喜之日,公主的大喜之日。

没想到,发生了这样的事情,传出去不胜唏嘘。

然而,等相思还未赶到皇宫,已是远远地看到,不少人围在了皇宫外面,分不出敌我……南宫绪陪着相思,小心的下了马,绕到了皇宫的另一面,小心的进入皇宫。

一路忐忑走去,朝着金銮殿上前进。

果不其然,金銮殿里,皇位上端坐着君墨白,身边陪伴着连城,君明玉立在前方……而在殿下方,不少人以着一人为首,站在那里,与人对峙着。

即便,相隔了一段距离,相思也认得出,那是君天赐。

心在这一刻,支离破碎,再也无了拼凑的可能。

可是回顾以往,她想着那么多个年少的日夜,他陪伴着她,还有那些日子,相处时的情意,真的是假的吗?君天赐,你就那么熟练做戏!

相思不愿相信,纵是当时,亲耳听到皇兄所言,痛苦的挣扎时,心底深处还是不愿,前去承认,只能一日日的日渐堕落,不去回想他。

就在昨晚,他出现在她面前,并没有伤害她,只是看着她。

那一刻,她分明感觉到,他似乎想说什么,最终还是没有!

“落落,回来!”

南宫绪一边护着相思,一边察看着四周。

蓦地,相思动了脚步,朝着前方走去,南宫绪吓了一跳,出声劝她回来……变故发生一瞬间,在南宫绪上前的同时,一柄利剑架在相思的脖子上。

原本,大殿上绷着的一根弦,瞬间断裂。

“瞧瞧,这是谁?我们南凉最美丽的公主……”

兰佩控制着相思的同时,朝着南宫绪递了个眼色,示意他后退。

上方,连城,君墨白,君明玉,不由得脸色一变。

指挥着相思上前,兰佩笑的犹如一只高傲的孔雀,到了君天赐的面前……朝着上方扬眉一笑,似乎胜券在握,而君天赐身侧站着的几个核心人物,皆是露出了满意的笑容。

“少主,我们又多了一个筹码!”

兰佩心怀算计的,朝着君天赐看了眼,想去窥探他的表情。

自从,相思上回出事,他便表明了心意,不愿同他们在一块……那么多年,他都是冷眼旁观,偏在这一回,下定了决心,肯定是因为相思,连着父母的仇恨也弃之不顾。

她气不过,却被他赶走,让她再也不要出现!

从一开始,她就知道,君天赐纵是少主,这些复仇的人,也不会真的把所有权利,交给他的手上,只是打着他的名义,让以前的那些人入伙而已。

君天赐决意离去,他们实在无法,只能随了他。

可就在不久后,他突然又回来,说是突然想通,皇家的人最是可恨……他能回来,他们自是开心,可同时也有戒备,并不能给予信任。

她是开心的,她喜欢少主,早已喜欢。

于是,还是跟以前一样,她跟在了少主身边,这些人让她密切注视……不用他们说,她也会的,可这会发现,少主真的回来,他接手了不少事情,不像以前那样什么也不管。

因此,筹备了这回,最终的争夺,他们团结一心,只等着胜利。

“君墨白,你欠少主的,该还回来了!这江山皇位,本该属于景王,如今少主就在这里,外面也是我们的人,你就是调兵也来不及!如果还想活命,赶紧让出皇位,要不然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……”

就在僵持时,君天赐身边的一名老者出声,他是这些人里最有威望的。

转而,他看着上方,那些人脸色不好,得意笑了下。

示意兰佩,拽着相思上前,又是炫耀道:“看来,你们是不信!那么,不如让公主殿下,先做个示范……”

老者说着,抽出了手上提着的刀剑,朝着相思身上刺去。

“住手!”

君墨白怒不可遏,冷冷道出一句。

见此,老者稳操胜券一样,动作缓慢了下来,朝着君天赐看了眼……举步上前,小声的附耳一句,提醒君天赐,已是可以开始。

君天赐这才偏头,朝着相思看了眼,兰佩就在那里。

突兀的,君天赐淡淡的,对着兰佩道:“把她带过来……”

兰佩一惊,以为君天赐想要手下留情,正要说些什么……紧接着,听到耳边恍然一句,喜由心生:“我要亲自处置!”

相思的心,一下子跌入了谷底,却是丝毫不畏惧,到了君天赐身边。

“君天赐,你要杀了我吗?好,真好,你的心……真是够狠!我君落涵,瞎了眼才会爱上你……”

如同一把利刃,这些话语句句,伤在君天赐的心上。

殿上,连城听到这些话,微是皱了下眉,这个时候,无法解释什么……便在不久前,他们才真正的知道,君天赐跟这些人,虽是有联系,不过并不是他们想象里面,充当着举足轻重的地位。

他并没有过多的参与其中,或许他的心也是复杂的,从未下定过决心。

就在不久前,那个一直秘密,给予他们信息的,同他们达成合作的,仔细猜测下……也只有君天赐,因为谋反里面,他们的人虽是安插,却由于时间短暂,远不到能够打听到,具体的行动时间与布置路线。

只有君天赐,能够参与他们。

得知这个答案,不明是怎么滋味,她还是误会了这个孩子,她该一直相信的……当年,领养君天赐的时候,小白不同意,可促使她坚持的理由,她如今竟是忘了。

多少次告诉自己,这不仅是君长卿的孩子,更是安然的孩子……安然那么善良,她相信,纵是君天赐继承了君长卿的恨意,但也肯定有安然的善良。

然而,不久之前,她还是放弃了对他的信任。

心下有些愧疚,天赐这个孩子,从来都是一个人,心下一定很苦……若是,他对于相思是真心,那么相思的态度,该令他多么受伤?!

“你的确瞎了眼,少主怎可能对你真心……”

兰佩不屑的一笑,同时也是欣喜若狂。

下一刻,君天赐一手将相思,揽在了怀里,一手握着长剑……大殿上,众人屏息凝神的看着这一幕,君天赐这边的人,狂热的期待着胜利,君墨白们则是在赌,赌他们的猜测是否真实。

很快的,君天赐手上长剑一扬,信手将着相思用力一托,朝着殿上提了过去。

长剑落下,竟是转而,落在了老者脖上,就在相思被君墨白,纵身接下的瞬间……原本,早该结束的一切,因为相思的出现,算是一个小小的插曲。

“这一切,该结束了。”

目录
目录
设置
设置
书架
加入书架
书页
返回书页
指南